欢迎访问信用(福建泉州)官方网站!今天是:

解读|中央发文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释放了什么信号

来源 :澎湃新闻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22-04-12

如何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的转变,发挥好大国大市场的优势?

4月1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称《意见》)正式发布,对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作出了顶层设计。

所谓统一大市场是指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个市场的基础制度规则统一,市场的设施高标准联通,要素和资源市场,以及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同时,市场的监管要公平统一,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进一步规范的大市场。

“在当前仍然存在大量传统体制和思维障碍的情况下出台这样的文件,我认为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

“《意见》的出台,与国内大循环有关,要实现以内循环为主体的国内国际双循环,首先需要市场规模大,还必须是顺畅的,大而不通的话,就没有规模经济,超大规模的经济优势就无法发挥出来。”中国人民大学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聂辉华教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吴一平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国内统一大市场是形成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性战略资源,有利于充分发挥创新要素高效流动和高端产业协同发展。

打通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堵点

《意见》提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

聂辉华表示,市场“大而不通”问题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过去外贸依存度比较高,而现在外贸依存度有所下降,就到了要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陆铭指出,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一个主要的堵点,实际上是在生产要素市场上。“尽管我们最近也有一些研究发现商品市场在地区之间存在市场分割、重复建设等问题,但在中国更为重要的问题其实是生产要素市场上的分割状态,而其中最为重要的问题就是劳动力市场上的劳动力在跨地区之间仍然没有畅通循环。”

陆铭认为,应当取消阻碍生产要素跨地区流动的一些制度性的障碍,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户籍制度的障碍要慢慢地下降。

“长期以来还有大量的地方实施的税收政策实际上是不一样的,有些地方通过减免税收进行招商引资,这种做法会实质上的导致全国各个地方的税收存在差异。这对于一个大国而言,生产要素的配置很难达到全国统一的效率最大化。”陆铭认为,全国范围内诸如税收政策等要统一。

陆铭还表示,《意见》提出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意味着各地不能各自为政,而是要变成全国统一制定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

“做到这几点,中国就可以更好地发挥规模经济和市场统一的效应,更好地发挥中国作为大国大市场的优势。”陆铭说道。

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

《意见》提出,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加强和改进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破除妨碍各种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商品服务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硕士生导师钟世虎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符合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也是遵循“产业和人口往少数城市和城市群集中”趋势的客观选择。而进一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包括各种有形的和无形的交易成本,比如运输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等,则是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的关键所在。

吴一平指出,要素和企业只有形成大规模集聚才能产生效率,比如区域间资本流动存在来源于行政垄断的障碍,资本就无法在最佳区位集聚,也就无法产生规模报酬递增的效果。因此,破除阻碍商品和要素跨区域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有利于它们选择最佳的流动目标,通过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价值增值。

“发挥市场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这其实是通过经济的集聚,来促进生产要素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而只有国内统一的大市场,才能充分发挥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规模效应。破除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障碍,也必然会带来经济更加集聚。”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金融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钟辉勇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

《意见》提出,充分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因地制宜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营造良好生态。

钟辉勇表示,充分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是说各地区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应该因地制宜,而不能遵从地区比较优势、盲目发展,最后会引发更多的问题,比如带来严重的政府债务问题。

吴一平指出,按照相对比较优势理论,各地区可以根据“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原则进行经济决策,如果某地区在A和B两个产业领域均具有绝对优势,它的理性决策是选择其中最具有优势的A产业重点发展,而另一个地区可以选择B产业重点发展。

钟世虎也认为,坚持不同地区间的分工协调发展是区域发展“全国一盘棋”思想的必然选择,也只有各地区充分发挥自身的外生比较优势,并在分工协作中培育内生比较优势,才能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分工协调发展并不会导致区域间“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马太效应的出现,不同地区通过人口和资本等各类要素的合理配置,比如欠发达地区的人口流出和资本的流入会提升当地常住人口的人均收入水平,进而在发展中实现平衡。

他也表示,推动不同地区间的分工协调发展关键则在于破除影响各类要素自由流动的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意见》指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指导各地区综合比较优势、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产业基础、防灾避险能力等因素,找准自身功能定位,力戒贪大求洋、低层次重复建设和过度同质竞争,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表示,各地应根据自身的禀赋优势,确定在全国统一大市场中的功能定位与分工地位。

“既要依赖于中央统筹协调,又要推动地方之间的主动协同,打破相关壁垒和门槛,从根本上形成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合力。”蒋震说道。

聂辉华表示,统一大市场将在市场的基础上更有利于加强中央宏观调控。

“现在加强统一大市场,是因为市场上各个地方的分权式竞争已经到了一个阶段,这个阶段需要更多的协调,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回到计划经济。”聂辉华表示,中国的行政管理体制是条块结合以块(即地方政府)主,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管理形态与体制,在经济发展起飞的阶段,大家赛跑,那么地方的自主权可以更大。而当经济进入成熟阶段,由于很多经验已被探索出来,各地探索的功能相对没有那么重要,协调的功能更加重要。“因此这个时候加强中央的调控,加强垂直管理就有一定的必要性,但这也是有边界的。”

聂辉华还表示,除了市场准入机制,还需要司法体系的统一,避免在司法层面的不统一产生的地方保护主义。“保障机制方面统一的执法,破除执法的地方保护主义这两方面很重要。”

“在基础性的制度规则之外,地方还是会有比较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中央也会鼓励地方进行积极的探索,更好发挥地方的积极性。”钟辉勇说道。

文章关键字: 市场 优势 地区 全国 意见